2011年8月4日

夏遊菊島 - 她給我的教訓

二十六日的天氣算很不錯了,至少沒有下雨,至少在厚重的雲層之間透露出片刻的陽光,至少仍是充滿希望的。
飛往澎湖

登上的飛機,才發現這趟飛機幾乎座無虛席,有本地人,也有老外,大家懷著喜悅的心情到澎湖玩,也希望可以找到更多的喜悅。我的喜悅一直都在,直到她的出現。她影響到了我遊澎湖的心情,夜深人靜午夜夢回時,都會想起她的表情、她的言語、她的態度。我就是這樣一個會把事情牢牢記在中心,久久都揮之不去的人,我會反覆思量,究竟是哪個地方出問題?還是問題只出在我身上?

 澎湖飛機上

飛機快要起飛,我把手機關掉,繫好安全帶。等待著飛機起飛,飛往澎湖這個夢中國度。飛機順利起飛了,幾分鐘後飛機到了一個只有白雲、沒有高樓大廈的白雪般的天地。我愛白雲,更愛飛上天空的感覺,因為這裡將會是我未來的歸屬。我拿起手上的相機,把這片天地拍下來,我不知道在澎湖將會是怎麼的天氣,也許這些照片已經是我在澎湖的旅行中遇上最美的天氣了。我愛照片中的白雲,因為那是一種記載,雲在天空中一直變化著,時時刻刻呈現出不同的姿態,不盡相同的形狀,每張照片都是唯一的。

我記得每次當我上了飛機,剛好安排到靠近窗邊,我都會莫名的興奮,這次也不例外。我也像以前一樣,拿起手上的相機隔著飛機的窗拍著。此時,她,出現在我的面前。她是一位空中服務員,衣著整齊,臉上卻掛著不耐煩的神情。她開口說話了:「你不知道我們禁止使用電子用品嗎?」我愣住了,也來不及回應她。我看著朋友,朋友對她說:「對不起,我們不知道喔!」我被她的話嚇著了,我不明白為什麼作為一位空中服務員原來可以表現出這樣的態度。我放下了相機,大概是因為飛行高度的關係吧,暫時不許使用相機。過了一陣子,我看著窗外的風景,我又舉起相機拍了一張,剛好又被方才那個空中服務員看到。她用嚴厲的語氣,眼睛直瞪著我說:「先生,這已經是我第二次跟你講不能使用相機了。」我真的有點氣不過了,我翻開座位前夾著的一本月刊,指著在書背那一頁的小字說:「小姐,我看你們的月刊裡寫的是在飛機起飛和降落時……」話沒說完,她眼睛睜得更大,咆哮著:「國內線就是這樣規定。」她還用廣播各飛機全部的人重覆講了一次。

我沒有再跟她抗爭下去,因為我已經徹底地戰敗。她像是戰爭中的勝力者,高舉著該航空的旗幟,昂首闊步地向我宣示著、炫耀著。在這個一個密閉的空間中我像是在被她重重擊倒,變得體無完膚、傷痕累累。我沒有站起來顧目四周,卻彷彿感受到周圍座客的目光都往我的這個方向注視過來,身上都佈滿大家目光發射出來的利箭,讓我痛不欲生,無地自容,自尊心遭到猛烈的踐踏。我完完全全放下手中的相機,眼看著窗外的風景,風景不再美了。真的,真的不再美了!當初喜悅的心情也消失了。

心想,一個外表端裝的服務員,在飛機上你就代表了航空公司,你的一舉一動跟航空公司有唇亡齒寒的關係,為什麼你的態度會如此的惡劣?我懇請你不要把你的痛苦、埋怨、不滿、憤怒投放在一個手無寸鐵的旅客身上,去欺負一個無知的遊客。請你用心想一想,不是所有遊客都承受得住的。更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有很厚的臉皮,我的心靈是脆弱的,我也有哭泣的時候。你憑什麼假定我不是第一次坐國內線?為什麼你以為我知道國內線全程都禁止攝影呢?最讓人感覺奇怪的是,我在中國內地、澳門曾經坐過不少航空公司的飛機:澳門航空、復興航空、南方航空、東方航空、亞洲航空,都沒有說全程禁止拍照,為什麼國內線就設定為全程禁止?那是因為國內的航空系統保安性薄弱得連一台小小的相機都足以催毀,足以干擾電腦系統?還是你們刻意限制人生的自由,剝削旅客在飛機上的權利?

我第一次坐台灣國內的飛機,而華信航空就給我永生難忘的印象,想必也是個糟透的印象。我想如果下次有機會再坐台灣國內的飛機,我會汲取教訓,不把相機掛在身上。我也不會再選擇乘坐那航空的飛機,是為了避免腦中的回憶再次浮現,也是為了躲開那個強悍的空中服務員。反正少了我一個乘客,航空公司也不會虧蝕。

下飛機時,我有意走向他,跟她說聲抱歉,不過她忙著講手機,眼睛故意看別處,我只好把口中的句抱歉收起來。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澎湖飛機上
 
人山人海攝影生活網誌 © 2011 | Designed by Bingo Cash, modified by San Che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