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6日

戀戀關西 - 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重

十一月份,我再次背上了相機包,提起了行李箱,飛往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度-日本關西。
To Osaka
今年九月才到了日本的外島沖繩旅遊的我,不知不覺沾染上日本的文化氣息,陶醉在日本的空氣中,喜歡上日本人彬彬有禮的服務態度,回味日本特色美食,心裡地盤旋著一種期待,一種再次感受這片土壤的渴求。我漸漸理解為何那麼多人愛上日本,也許只有你去一次日本,就會不由自主地高呼著她的美、她的好。今天,我再次踏上這片文明國度,找尋嚮往已久的人和事、景和物。

這趟旅行我準備了幾件厚重的衣服,聽說關西某些地方會低至十度以下。行李箱堆滿的衣服、日用品,以及一把雨傘。我希望雨傘用不著,卻總是事與願違。記得第一天(十一月十九日,星期六)飛機飛到日本的上空,機長廣播的聲音環繞著機艙的每個角落,跟我們報告當地的天氣狀況:「大阪的天氣是下雨,氣溫是......,我的心情變得沉重,但卻是已知的沉重。在出發前的一個星期,我一直提不起精神在網上查看關西的天氣狀況,一來是沒有時間,要在出發之前把手上的工作完成;二來是一顆逃避的心正在作祟。在出發前的兩天,我才鼓氣莫大的勇氣打開網頁,換來是斷斷續續的下雨的天氣。我安慰著自己,要以平常心去看待,這樣的旅行才會比較輕鬆、沒壓力。

心是沉重的,但如果這份沉重能用工具去衡量的話,那我想遠遠也比不上我的背上的相機包。每次出遊都會為帶相機和鏡頭而傷腦筋,心中的魔鬼和天使彷彿都在角力著,魔鬼苦口婆心地說:「不要帶那麼多啦,輕輕鬆鬆去個旅行不好嗎?而且若遇上不佳的天氣,你帶上的那幾顆鏡頭就變得毫無用武之地了!」天使揮動著仙子捧,狠狠地敲打魔鬼的頭道:「這是一趟難得的機會呢,要是你缺帶了某顆鏡頭而拍不到你心中想要的畫面,豈不成了你旅行中的遺憾?」魔鬼和天使各不相讓,而我總會在兩者之中嘗試取個平衡,一顆又一顆的鏡頭放進背包,像是把希望一個又一個地寄予在鏡頭上,背包的重量說服著我要住手了。考慮了大半天,兩台相機和六支鏡頭就躺在我背包中,伴著我飛往日本。

飛機緩緩降落在關西空港,從機艙往外看,雨點狂妄地灑落在窗上,也灑落在披著雨衣勤人員身上。我們下了飛機,辦好簽證等入境手續,換好了日幣,便步出機場。  在步出機場時,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掛著黃色葉子的樹,有的樹葉被狂風吹得搖搖欲墜,有的飛到半空,卻被雨點打落在寬敞的馬路上,再讓駛過的車子壓平。北 風夾著細雨沾溼了由關西空港連結到火車站的人行天橋。穿過了天橋,看著陰霾的天空,刺骨的寒風夾著雨點彷彿告訴我這已經是最糟糕的時刻,來日必是好天氣。然而,能安慰自己的話已經不多了。 我們入住的飯店是位於大阪的中津站附近,但我們首要解決的就是先要從機場到大阪。在服務中心買到了一張ICOCA,這張ICOCA跟澳門的澳門通、香港的八達通、和台灣的悠遊卡有相似的功能,不同的是只有搭JR鐵路路線或部分區段才可以用,並非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允許使用喔!日本的交通費不是一般的貴,如果沒有金錢概念的人,像我,最好是在出閘之前到精算機前讓它幫你精算一下,它會告訴你尚欠多少錢,把錢補上以後,將會有一張小小的票據生成,用那張小票據過閘就好了。我們坐上了JR線電車到大阪車站去。

japan-7958

japan-8006

JR 大阪車站(Japan Rail Osaka Station)和「梅田車站」其實是同一個地方,區別在於JR線電車的車站稱為「大阪車站」,地鐵及阪急、阪神等地鐵站則稱為「梅田站」,兩者相鄰。嚴格而言,「兩者相鄰」其實也沒相鄰得那麼直接,由JR的"大阪"出口徒步到地鐵的「梅田」入口將近要十來分鐘的徒步時間,而且要不是這迷宮般的地下通道標示夠清楚的話,這「相鄰」距離可能也會走得讓人抓狂。我們轉坐市營地鐵「御堂筋線」地鐵到中津。雖然我們來到大阪的中津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但經過朋友的精密計算後,還是買一張地鐵的1-Day Pass比較划算。剛好入住的飯店Hotel Com's Osaka 是跟中津站連在一起的,所以不用怕外面的風吹雨打,而且飯店旁邊就是星巴克,居酒屋和便當店,什麼時候想喝東西、吃東西都很方便。

japan-8020

我們把行李放好後,就坐地鐵「御堂筋線」地鐵到本町,再轉中央線到宇宙科技港。我們步出科技港站,便撐著雨傘,跟猛風比拼著。即便風把雨傘吹反,我們還是要一起經歷,旅行這樣的開始,看似有點狼狽,卻為整趟旅行添上了另一種的趣味。走了半個小時,我們來到了ATC商城。   

com's hotel
 
人山人海攝影生活網誌 © 2011 | Designed by Bingo Cash, modified by San Che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