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

憶兒時回鄉過年

小時候,我總對農曆新年有愛恨交織的感覺。以前的交通沒現在的便利,由澳門到中山三鄉要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這一個小時說長不長,但也夠折騰外婆了。會暈車的她會提前準備好一切:吃暈車藥和在手碗綁上一片薑片,說是可以避免暈車的好方法。儘管回鄉的路途遙遠而辛苦,對外婆來說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那兒有她的女兒、孫兒和愛的人。

我和外婆住在外公中山三鄉的小平房,許許多多的親戚得知我們來,都會來探望。長輩們聚在小小的客廳閒話家常,我就會和表兄弟姊妹們一起玩耍、放煙火、說說故事。我們會送上由澳門帶過去的糖果、餅乾、衣物等等,看來他們的笑容就是對我們無價的回報。

年卅的晚上外婆是最忙碌的,我總會跟在她旁邊,陪著她忙,陪著她拜拜,陪著她準備大初年一的齋飯,燒紙錢、燒香等,這樣子的功夫動輒就忙到深夜。我還沒到十二點,就會嚷著外婆早些上床睡覺,因為總覺得早些入睡,就可以避免家家戶戶點放鞭炮的高峰時段。我會試著用被子蒙著頭睡,希望可以阻隔隆隆的鞭炮聲嚮,但又往往事與願違。不但睡不著的,反而讓自己在被子裡燜出滿身的大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愈靠近12點,鞭炮聲就愈大,此起彼落,霹哩啪啦地由遠至近地響遍大街小巷,彷彿大家都在為春天的到來而歡騰起來,都為期待著新的一年會更順利美好。

回想起來已經有許多年沒有在農曆新年期間和家人一起回大陸了,也想不起最近一次是幾年前的事了。年卅晚的晚上,我和爸媽、弟弟回鄉度歲,以前1個多小時的車程,現在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以前住在外公的房子,而現在就住在自己大陸的「家」,因為前陣子家人在大陸有購入一個小單位。

這晚,記憶中的鞭炮聲減少了許多,我也不需要用被子蒙著頭入睡。是以前的人特別重視新年的氣氛?還是現在的人文明了起來?放鞭炮是以前每個家裡必不可少的動作之一,現在此起彼落的鞭炮聲卻沒有再在耳邊響起,取而代之的,是光芒奪目的煙火。不少人都在公園和大廈的天台點燃煙火,而煙火的大小則跟大型的煙火表演不相上下。五彩繽紛的煙火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房子。坐在窗戶前的小平台,觀看煙火,彷彿成了當天晚上最省錢、最感動的娛樂。
 
人山人海攝影生活網誌 © 2011 | Designed by Bingo Cash, modified by San Che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