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8日

珍愛吳哥 - 關於小費這回事

我們的團費已經在出發以前繳畢,到了當地所要花的錢相對不多,大多就是花在給小費這部分之上。
寶劍塔

給小費的習慣偶爾會出現在我的生活當中:比如給辛勞扛桶裝水、扛瓦斯的工人十元八塊,坐的士、茶樓飲茶時,讓零錢繼續躺在冷冰冰的鐵托盤上等。由旅行社發給我們的行程表中,有這樣的一段文字「在東南亞給小費是一種友誼的表示,而都是以紙鈔為宜,因為當地人認為硬幣是給乞丐的。」才發現原來東南亞地方有這樣的習慣,人在旅途,我們都會一份謙卑的心尊重當地的文化和遵守他們生活上的規條。

以接載我們遊覽洞里薩湖的船家為例,導遊建議我們每人付給柬幣$1000的小費;飯店房間的床頭小費則每人柬幣$2000,坐嘟嘟車則為柬幣$2000。或許聽起來彷彿是相當高昂的費用,然而一千塊柬幣換算成澳門幣大約是兩塊錢,可以想像,當你要買個貴一點的東西,都要攜帶大疊錢出來,實在很不方便;所以,當地人已經接受以美金作為流通貨幣,無論你在超市買零食汽水、在傳統市集買衣服紀念品、在景點裡的小朋友賣的明信片,都是以美金作為交易。

在吳哥的景點,你不難發現在景點的出入口處,總有幾個天真可愛的小朋友向遊客們售賣明信片或者鑰匙圈等紀念品。他們不會一窩蜂似的圍繞著你一個人,他們以分散投資的方式減少被拒絕帶來的風險。小朋友們不知道從哪裡找到的線索,還是他們心中已經有一份旅遊團出沒的行程表,得知我們是從台灣來的旅客,便從剛才英語的對話轉變成為普通話,用普通話一張張地數著自己手中的明信片,「一、二、三…十」,並改為以台幣作為交易的貨幣單位—一百塊台幣一疊明信片,當他們看到我們沒什麼回應時則改為一百塊台幣兩疊,他們緊緊地跟隨著,直到我們快走到旅遊巴士停靠的位置時,他們更嘗試把兩疊增加到三疊。我們沒有刻意欺壓這些小朋友,到最後我們還是用一塊美金成交了一疊明信片。我在想,對他們來說,這些明信片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什麼意思的,反而以明信片換來的金錢才能改善他們的生活,讓他們可以吃得溫飽一些。

小朋友本應是天真的,過著無慮又無憂的生活,但生活在柬埔寨的小朋友,他們的童年彷彿被按了快轉鍵一樣,為了生活,他們很早就要踏出社會。為了生計,他們不得不學習了一套「制式」化的技能,要更順利地與來自不同地方的旅客溝通,他們苦練了各國的語言;他們為了賣出手上的紀念品,他們學會了隨機應變,因應旅客的表情反應而改變銷售的方式。我想,他們自小就培養出不俗的情緒智商,不然怎麼能能付一天中數不清的失敗和成功、喜與哀?

除了小朋友為生活而奔波,大朋友更為養家而想盡辦法。

寶劍塔

寶劍塔

寶劍塔

寶劍塔

寶劍塔這個地方不大,但許多地方已經變成頹垣敗瓦,走路起來必須步步為營。我在拍照的時候,有一位團員突然走了過來我身邊,說:「那邊有個人介紹我到一個秘密地方拍照,你也去拍拍看吧!」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也跟了她過去。我踏過幾塊石頭,戰戰競競地來到這個私房景點,那裡有個當地的男生,指著前方一片石堆後方的一顆大樹,大樹依附著頹牆而生,畫面真是好看。拍完之後,我就返回旅遊團的正規路線,正當我動身要走的時候,那個男生輕聲細語地向我拿小費。沒想過介紹景點也成為了討小費的方式,我沒有給他小費,因為覺得這不是正當討小費的方式,我只是對他微笑一下,接著就離開了。後來我去問那位團員她有沒有跟那個男生小費,她也沒有給。

寶劍塔

寶劍塔

寶劍塔

寶劍塔
 
人山人海攝影生活網誌 © 2011 | Designed by Bingo Cash, modified by San Cheang